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警探長-第八百九十章 好臥底分享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被绑住如何解开”,那么你得到的答案大概率是一些喜欢玩自缚的人讲述被绑之后很爽的一种过程。
有些人会在被绑后达到高氵朝,幸运的是白松没这个爱好。

实际上的解绑脱困,是一个很科学的过程。
想解开被捆的绳子,除了技巧之外,还必须有足够柔韧的身体和一定的发力技巧。
有个好消息,虽然之前绑的很紧,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船舱晃动,还是有一定的松动的。
一般来说,这种全身被绑的情况,必须得找到一个锋利的东西,把绳子磨开,但是这船舱里显然没有这个条件,而且这绳子是船上的纤绳,大象都拉不断。当然,缺点就是太粗了。
優秀都市异能 警探長討論-第八百九十章 好臥底推薦
白松不断地压缩着自己的身体。
饿了一天多,他的身体比之前消瘦了许多,但是他感觉自己没有憋得慌,看样子身体已经自行排尿–尿了一裤子了。
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倒是丝毫不会在意这些,别说这样,就算是裤子里已经拉满,白松都能保持淡定。

这也是每个鱼舱为什么这么难闻的原因之一。人被麻醉后,并不会立刻排尿。人排尿受到大脑的高级神经中枢和脊髓腰骶部排尿初级中枢控制,被麻醉后,大脑的这个高级中枢就失效了,排尿反射只受到初级中枢控制。
这种情况下,只要膀胱存尿超过三四百毫升,就会自动排尿。这也是为什么一般超过两小时的手术都会安装导尿管。
挣脱开第一个绳扣,后面就好多了,白松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随着麻醉效果的消失,强烈的疼痛和肿胀也逐渐感觉到了。
被捆了这么久,他很多地方都已经受伤了,但是他没办法自查,部分麻药效果还在,降低了痛楚,但同时也限定了行动。
“是不是已经有人死了?我感觉都臭了。”这时候,有人从旁边路过,白松听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谁知道呢?我想让他们绑的松一点,结果还绑那么紧,这些人一天半水米未进,怎么可能还有力气?就算是不打麻药,不绑绳子,估计都爬不出来了。”另一个人说道。
“是啊,那个…”年轻的这位压低了声音,接着道:“反正他现在啥也不怕,反倒是我们怕姓张的。”
“他那边就三个人,船长那边四个人,咱们这边四个,伟哥那边人多一点,有五个人,咱们加起来这么多人,有什么好怕的。”这个声音道:“这船舱你下去看看,我就不下去了。”
“拿手电看看就行,我反正不下去,臭死了,估计人都熏死了,下去怪瘆的慌的。”
“就这,还让咱们今天一晚上都要一小时看一次,真当自己是…”
“这话别瞎说…虽然他听不见,还是小心点。”
“唉…现在人心不齐啊,都乱…”声音越来越小。
这俩人说话的功夫,白松已经伪装成刚刚没解开之前的样子,因为他只解开了最重要的一道。过了一会儿,一道手电照进来,没发现异样,这个年轻的声音道:“打死我也不下去,人肯定都臭了。”
从刚刚的声音里,白松听明白了,这两个人里第二个说话的人就是救他的人。
“你看的仔细吗?我再看一眼。”另一个人说道。
这个时候,白松轻轻露出了一点绳头。如果不是认真观察过白松的绳索的人,从上面这样拿手电照也是照不到的。
光线再次打了过来,在白松的手部停留了一会儿,接着收了回去:“明天我估计都不用多操作了,人死定了。咱们现在一直在往南绕,海风又热又潮。”
“走吧走吧,睡会儿去,臭死了。”声音渐行渐远。

两人走后,白松从两个人的闲聊中,总结出了几条情报。
信息1:船上除了船舱里的一共16个人,有一个是自己人。
信息2:四拨人,船长那边一波四人,肯定是最熟悉船的;张左一波三个人,除了他应该还要黄毛和另外一个人;自己人和另外一个人是岸边地头蛇的人,一共四个;剩下一伙人五个,应该是搞走私的。
信息3:已经过去了一天半的时间,明天白天到目的地,航行的方向主要是向南。
按照常理来说,这16人均为男性,而且,目前来说,张左已经是船上的老大了,在这种情况,意味着目的地是张左认定的。
信息4:一小时会有一次探查,也就是说未来一小时内是安全的。
白松不打算等,也不能等了。
一个小时之后,具体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有其他人来查,会不会下来查,会不会再补一次麻药,他不知道。
他体能流失很厉害,清醒后的体能流失速度远大于深度睡眠的时候。这也是为什么午饭和晚饭相隔5-7小时,而晚饭和早饭相隔超过12小时的原因,他目前体能严重不足,而且伤势并不清楚。
唯一的机会,不能赌,而且卧底说的那句“人心乱”,也是重要情报。
四拨人,不该由张左主导却被张左主导了,那其他人怎么可能不慌?
白松是鲁省人,他不由得想到了一艘船,一艘曾属于烟威市的船,2682号,本来是因为钓鱿船的工作强度大、合同虚假,想搞个挟持和公司讨说法,但是在一个多月的航行过程中,矛盾无限激化,第一波命案之后,情况急转直下。后来,命案、内讧频发,最后33人的船,只剩下了11人。而这,都是一些普通人。(具体案情可百度2682)
目前的船上,四拨人,如果把自己和卧底算上,那就是五拨人,而且,卧底一定知道白松是谁,除此之外,卧底现在已经知道白松苏醒并且有能力自解绳扣。A省的大赛,白松在全国年轻刑警的圈子里还算是有了点名气,而听卧底的声音,搞不好还是曾经参赛的一员。
白松没说话,从卧底的闲聊里,他已经明白了该怎么做,他需要和卧底唱双簧才是。

最近又有新盟,故人心不变大佬的小号远山残翠收和另一位大佬飒飒奥撒所!到7号前,每晚20-24点可能还有大佬赏识,我不一一开单章感谢了,等7号之后写一个感谢信。
身体原因,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