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txt-第七百六五章分享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白光一闪,苏虹与瑛瞬间出现在一株参天巨树之下。
“苏虹?怎么是你?毛球呢?”
瑛没看到毛球,只看到本不应该跟她出现在一起的苏虹,顿时愣住。
传送的过程并不长,至少在瑛的意识里头也就是前一刻与后一刻几个眨眼的功夫,但原本应该跟她在一起的人却换成了苏虹,着实差点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也不知道。”
苏虹比瑛还要惊讶,见瑛这般反应,似是想到了什么,反问道:“传送开启时,你没听到他突然叫我吗?”
“没有呀?我什么都没听到呀。”
瑛也意识到出大事了,这应该来的没来,不应该来的却来了,鬼知道毛球现在去了哪里,还有,总不会依依那儿也有变动吧?
“当时光芒大盛,传送明显已经要正式开始,他突然大叫了我一声。”
苏虹对当时的情形也是极其诧异,这会儿自然与瑛如实相告:“照理说来,那种时候以我的性子是不会随意应那一声,可当时听到他突然大叫我的名字,我便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也就是因为莫名应了那一声,所以才被传送阵里的光芒一并笼罩,而后就跟你一般出现在了这里。”
“那毛球到底去哪了?”
听到竟还有这么一个插曲,瑛更加迷糊了:“这又是哪里?我们这到底是被传到什么地方了?”
“先四处看看再说。”
苏虹没有再多说那些没用的。
不论如何,现在这里的确只有他与瑛两人,毛球不知所踪,他们也不知到底被传送到了哪里,既然已成事实,当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见状,瑛也没有反对,毕竟又不是普通凡人,当然不会因为出了一个这样的意外而哭哭啼啼失了分寸。
大半天之后,两人依然没有发现毛球的下落,不过倒是对于被传送到了何处却是有了答案,因为在此之后,他们再一次碰上了混元仙宗的那个叫许赋的治愈师弟子。
这也意味着,那处祭坛虽然的确成功开启了传送,但他们并没被传送到第三重天,更没有被传到那个可能存在的神秘第十重天,闹了半天,他们还在第二重天,只不过是到了第二重天另一处不同的地方而已。
见状,苏虹与瑛也没有心思多跟许赋攀谈,确定后具体的所在位置与方向后,便二话不说,立马又往之前那处祭坛地界赶去。
不管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池,既然他们现在还在第二重天,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先回原来的祭坛处看看那里的情况再说。
如果是因为传送过程中毛球跟苏虹意外发生了互换,那么指不定张依依发现后,第二次开启传送前会在祭坛那儿留下什么线索。
只可惜,等苏虹与瑛好不容易再次赶到祭坛时,那里早就已经没有了人去坛空。
莫说张依依留下什么线索,便是原本的五色石祭坛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若非苏虹与瑛两者可以相互佐证,证明这里的确存在过一处五色石祭坛,证明他们几天前的的确确是从这里的五色石祭坛被传送到了第二重天的另一方的话,只怕都要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或者先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们的幻觉。
“这可真是太奇怪了,毛球明明是跟我一块传送的,总不至于同一次传送还能传出两个不同的目的地吧?”
瑛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地方,不由得替毛球担心起来:“你说毛球到底去了哪里?怎么就突然从传送阵里不见了?”
没错,在瑛看来,毛球就是在传送阵里丢掉的,至于是传送开始时,还是开始中,亦或者结束时那都没多大的区别,总之丢了就是丢了。
“还有依依,你说后来她有没有再自行开启传送?”
瑛接着又道,如同自言自语:“依依传送会不会也发生什么意外?现在又去了哪里?还有这里原本的五色石祭坛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不见的原因又到底是跟哪一次传送有关?”
她一连问了好多问题,可惜这些问题苏虹也没法答得上来。
……
毛球去了哪里,这个问题,张依依也在思索。
笔下生花的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七百六五章熱推
在毛球与瑛第一次开启传送出现意外,连同着竟将祭坛外离她不远的苏虹也突然被拉一起被传送走后,张依依是在祭坛那儿一连等了好久的。
只不过传送走了就是传送走了,连同她与毛球之间的一切感应也被中断,足以说明至少毛球他们被传送之后到达的目的地已经没在秘境第二重天,没有与她处于同一空间里头了。
所以除却苏虹也不在计划之内的被一并传送走这个意外以外,其他的张依依倒并没多想太大,更加没想过,同一次传送的三人,最后根本没有被传送到相同之地这样的可能。
张依依只当瑛、苏虹与毛球一样,都传送出了第二重天,所以在确定检查不出祭坛任何问题后,她也没有再做久留,而是站到了毛球推算出来的另一种传送方位上,投下了那颗赤红色的凤凰内丹,紧哪着开启了她的那一次传送。
而就在张依依被顺利传送离开之后,那处五色石祭坛随后便如同水墨画一般黯然失色起来,没多大功夫就彻底地淡到再也看不见丝毫,整个祭坛就这般无声无息地消失。
等张依依再次有了清醒的意识时,她整个人却是出现在一条河流之中,就这般顺着河中水流的方向随意地往前漂。
好在这样的处境对她而言并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甚至于她很快察觉到这不是一条普通的河流,河水也不是什么普通之水,而是纯粹的灵液汇聚而成,泡在其中让她整个人都像是又经受过一次洗涤,便是如今她这样的仙身也极其受益。
不过,情况不明之下,张依依自然不会贪图这么点益处,而让自己一个不小心便处于危险之中。
快速离开这条不知从哪里发源,也不知道最终流向那里的满满全是灵液的神奇之河,上了岩后,张依依神识一点点放开查探周围情况。
不过,这样的查探还没有完全结束,张依依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处却是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疼,而后竟是不受控制的晕死过去。
晕死之前,张依依脑海中唯一闪过的念头完全是不敢置信,毕竟像修到她这样的实力境界,完全没想过有一天竟然会因为被一阵莫名的刺疼给直接掀翻掉。
而在张依依倒地后不久,她身上竟然开始快速出现死气,仿佛有什么正在不断地吸食着她的生机,偏偏她晕死之中毫无所感,更加做不了任何的抵抗与破解之举。
就在张依依身上死气越来越多,生机越来越少之际,那条一直不断往前奔流的河水却是突然静止了下来,如同感应到什么一般,神奇的停下了它们从来不曾停止过的脚步。
优美都市言情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七百六五章分享
再下一刻,离张依依最近的那段河流之中突然涌起一道水龙,三两下的功夫便将倒在河岸边的张依依轻轻托起,再慢慢带回了河中。
张依使重新进入那条河中之后,原本静止了的河水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流速,只不过张依依的身体却是慢慢沉入到了河底。
一点又一点的莹光从不断奔流的河水中游向张依依,渐渐的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而张依依在被河中那些莹光彻底笼罩住后,原本还在不断变少的生机终于渐渐停止了流逝,同样那些不断上涨的死气也终于没有继续变多。
……
另一处无尽的黑暗中,毛球艰难的消化完他刚刚所得知的一切,整个人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黑暗之中,一双眼睛随时随意地盯着毛球,不曾错过毛球的所有举动甚至于脸上或者眼中任何一丝情绪的变化。
只不过,那双眼睛到底有些失望,因为它并没有如愿的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莫名总觉得毛球这样打小便在人修手里养大的空间雷兽到底少了几分真正的凶兽王之本性。
“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想明白,亦或者压根没有相信刚刚本圣所说的那一切?”
那双眼睛实在是等得有些烦了,毕竟它从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主,甚至于觉得能够给眼前的小东西这么久的时间消化已经是极其难得的恩赐。
再次听到这道声音,毛球总算是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了神,转而看向了那双眼睛的方向。
“想明白又如何,没想明白又如何?相信如何,不相信又如何?”
毛球嗤了一声,语气带着并不掩饰的不屑。
它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自做主张的自称为妖圣的老家伙,如今都只剩下一对眼睛了,不论当初有多威风,总之如今都落败成这般,却还是端着那架子不放,挺没意思的。
好看的都市异能 炮灰修真指南討論-第七百六五章相伴
“呵……本圣看你是在人族呆的时间太久了,久到真把自己当成那些虚伪的人族,甚至将人族那一套都学了个十成十!”
那双眼睛很是不满,径直教训道:“你只需说去还是不去,没必要拐弯没角,去的话本圣这就替你抹去你同那人族女修之间的鬼契约,送你进入。不去的话,立马就可以让你灰飞烟灭,省得堂堂凶兽王还给人族当宠物奴才,凭白丢了整个妖族的脸。”
“我管你是不是妖圣,总之凭你现在就剩这么一对眼招子,可就别想随随便便代表整个脸族说我丢脸不丢脸!”
精华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七百六五章看書
毛球怒了,这是对着这双眼睛头一回如此明显的表达自己的愤怒与不满,连眼睛都是真正的凶狠与恶意,仿佛随时都可以与对方来个鱼死网破。
只不过,毛球真正生气动怒的原因并非对方言辞间随意决定他生死的那种高高在上,而是这双眼睛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胡乱污蔑着他与依依之间的关系情谊。
哪怕被契约,可依依从来没将他当成宠物奴才,他们之间是真正的伙伴、是共同进退的战友,更是早就血脉相联的亲人。
谁都不能这样诋毁他与依依之间的关系,谁都不行,更别说仅仅只是个所谓的不知打哪里蹦出来的妖圣,且只剩下一对眼睛的破落妖圣。
那对眼睛仿佛瞬间明白了毛球的心思,片刻后竟是古怪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把契约你的人当成真正的朋友亲人,呵呵,真是愚蠢,愚蠢得可笑。你把她当朋友当至亲,可她未必,顶多也也就是表面看着待你不错,骗骗我这种没脑子没见识的傻子罢了。”
“好歹你也曾为妖圣,如今竟也沦落到靠挑拔离间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难怪越混越回去,混到现在只剩下一对眼睛。”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毛球毫不畏惧的反嘲:“放心,没有必要用这样的烂招,既然刚刚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么就算是为了她,我也会如你之愿前往。不过,你得起誓确保强行抹去我与她之间的契约不会伤及于她,不然我不仅不会如你所愿,而且还会拼死拖着你一起更加沦落倒霉!”
“啧,你倒真是对她主仆情深,罢了,既然你不愿意听本圣说她的坏话,那本圣不说便是。”
熱門都市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六五章相伴
那对眼睛见状倒也干脆,哪怕觉得毛球太过天真却也没再节外生枝。
它也直接如了毛球所愿,起誓保证强行抹去毛球与张依依之间的契约并不会伤及张依依本身,反正只要毛球同意进入那里便行。
起完誓后,那对眼睛也没有给毛球留下半点反悔的时间,当下便出手开始强行抹去毛球身上与张依依的契约。
虽然当初乔楚私下将毛球与张依依之间的契约做了进一步的加固,但再难解的契约放到妖圣手中却也算不得什么,绝对实力之下,什么都是纸老虎。
不过,解到一半之际,毛球却是突然大声叫停,一脸愤恨地质问道:“快住手,你这个骗子,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到她的生命力正在不断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