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歪嘴椒-第678章 金!破營!熱推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天宝十一载,七月二十九。
天色将晚。
王二蛋在汜水关一箭之地之外,揉了揉肿胀起来的脸颊,满心的愤恨。
话说,昨夜晚谢三郎“草人借箭”,一举“坑”掉了叛军箭矢二十余万支,还组织淮南军全体人马,齐声高喊“多谢安节帅赠箭”,直接气得安禄山在帅账之中怒极攻心、口吐鲜血,引发了叛军上下的一片震动。
而作为建议“维持原状,封锁淮南军,不让他们出城”的高尚高军师,自然首当其冲。
这位弥勒教的教主做事,那也是相当“有担当”,下令严查之后,发现在汜水关下射出第一箭的,竟然是自己嫡系人马之中的黑山部王二蛋,顿时勃然大怒。
高尚,以堂堂“全军军师”的身份,冒着生命危险穿越战场,亲自带人来到汜水关外一箭之地,找到王二蛋之后,正反抽了他二十多个大嘴巴,要不是人家高军师的手都抽红了,还不能放过王二蛋呢……
这还不算,临行的时候,特意警告王二蛋,如果再敢有类似事件发生,就别怪他这个弥勒教的教主不讲教中情面,不但要亲手斩杀王二蛋,还要下令围剿塞外的黑山部族。
对此,王二蛋当然不服。
这一次,他率领黑山部近半青壮入关,乃是响应高尚这个弥勒教教主的号召,就算在具体的事情上有所疏漏,高尚这位教主,也应该帮着他担待一二才是,即便身在军中,没有“担待”之说,却也不该用黑山部族全族男女老幼性命进行威胁啊……
具体到这事件本身,王二蛋就更不服了。
冒着被淮南破城弩“点名”的危险,留在汜水关外一箭之地“原地警戒”,发现了汜水关有异动,施放鸣镝,乃是责任所在,总不能看到有特殊情况却一言不发吧?
至于后来的弓箭压制……
你们一群人在帅账之中商讨,又是主帅又是军师的,谁都没有看破人家谢三郎“草人借箭”之计,最后被人家谢三郎“坑走”了二十万箭矢……凭啥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他王二蛋一个大头兵的头上?
王二蛋也算是看出来了,继续留在大唐腹地,就没个好!
教主高尚,固然是弥勒我佛座下童子,法力强横,但是,人家谢三郎也是天神下凡,同样法力无边。
正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教主和谢三郎“斗法”,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当先倒霉的,就是王二蛋他们这些“凡人”!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起點-第678章 金!破營!讀書
而且,王二蛋也隐约感觉出来了,教主高尚,应该是弄不过谢三郎……
第一次献计,想要引诱淮南军出城,却被谢三郎反手一个地道围困。
第二次献计,堆土为山,却被一把大火烧了足足三天。
第三次献计,就是这回了,按兵不动、维持现状,结果,被人家顺手“坑”走了箭矢二十万支……
要是这么下去……前途堪忧啊……
不行,得走!
王二蛋狠狠一咬牙,扯动了脸上的伤势,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的,反而让他更是下定了决心。
原本,他只想帮着弥勒教尽心竭力地做事,最大的愿望,就是把黑山部的青壮全须全尾地带回塞外。
现在,黑山部的青壮都死了一半了,归期,却遥遥无望……更何况,教主高尚并没有丝毫的体恤,动辄打骂且不说了,以眼前的情况来看,说不定哪天就甩给自己一口黑锅,黑山部小门小户的,哪里扛得住这个?
所以,撤吧!
回了塞外,大不了搬家,不让弥勒教找到也就是了,再不济,找个不信奉弥勒教的大部族投靠过去,总好过把全族一半的青壮,全部扔在大唐腹地……
至于如何顺利逃脱,这却要仔细思量一番……
就在王二蛋胡思乱想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阴沉了下来,时值月底,毫无月色,只有原地警戒的叛军之中,有星星点点的灯火亮起。
入夜了。
相同的黄河在咆哮,相同的山岳很静谧,相同的水汽蒸腾而起,笼罩了汜水关左近相同的地域,相同的时间……王二蛋又看见,汜水关城头在相同的位置上,往城外吊篮子,上面是相同的黑影,影影绰绰……
还来!?王二蛋悲愤莫名,没完了是吧!?
左手持弓,右手搭箭,一直鸣镝就被他扣在长弓之上……
且慢!
淮南军又来“坑”安禄山的羽箭来了……跟我有啥关系!?
今天这顿大嘴巴子白挨了是吗!?
别的不说,今天要还是我第一个发现并且射出鸣镝……明天教主高尚就敢拎刀子过来……
去他么的!
老子不管了!
王二蛋心中愤恨,狠狠收弓,爱谁谁!
他虽然打定主意,不再做这只“出头鸟”,不过注意力却也一直停留在汜水关的城下……
猛然间,感觉到不对!
“蹬蹬蹬……”
脚步声!
虽然轻微,却很是密集!
是真人!
不是草人!
王二蛋的一颗心,如同战鼓擂动一般,猛然间快速跳动起来。
来真的了,这回!
優秀都市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678章 金!破營!鑒賞
左手弓,右手箭,鸣镝再次扣上弓弦!
将射未射之时,他却猛然停住……
一颗心,跳动得更快了,震得自己一阵又一阵的脸皮发胀,王二蛋的脑海之中,却突然间多出来一句话。
“这……是个机会!”
他正愁不知道怎么脱离叛军呢,现在淮南军偷营,未尝就不能因势利导……
坐起而行!
王二蛋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鸣镝,强忍了心中的激动,隐晦地拍动身边黑山部的青壮,一个接一个,示意他们闭嘴,同时示意他们向后退却,动作要缓,行动要快……
“啊……”
一声惨叫,划破夜空!
一箭之地,不过百丈,淮南军悄然出城,奋勇冲锋,不过片刻,已经杀到了“原地警戒”的叛军面前,在整个过程之中,叛军之中竟然无人发现,或者明确地说,叛军之中竟然无人示警!
直到当先的一名淮南勇士,手起刀落,一刀砍杀了一名叛军,才彻底掀开了这一场战斗的序幕。
叛军骤然遇袭,顿时惊慌失措。
“跑啊!”
王二蛋一声高呼,带着黑山部的青壮,头也不回地就跑向了安禄山的大营。
五千“原地警戒”的叛军,昨天刚刚让谢三郎“坑”走二十万箭矢,正是士气低落的时候,骤然遇袭正在惊慌失措的时候,一眼看到了有人直接逃跑……士气瞬间崩溃,根本来不及阻止什么抵抗,跟着王二蛋一起,直接转身就跑。
出城的淮南军,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次偷袭,竟然如此轻松……
汜水关城头。
“三哥……”
牛佐一声低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到谢三郎猛然转身,几乎在自己开口的同一瞬间,谢三郎已经朗声下令!
“牛佐!率兵出关!
自淮南军进驻汜水关之后,迄今为止,你麾下的一千五百骑从来都没有出动过,即便叛军使用攻城锤攻城,也没有动用淮南骑兵的念头。
这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今天,就是淮南骑兵建功立业的时候!”
牛佐一听,顿时叉手领命,一声“喏”之后就要点兵出马。
谢直却还有交代。
“记住!
出关之后,利用一千轻骑,兜住城外的五千叛军,驱赶他们倒卷安禄山的大营!
你亲自带队的五百重骑,缓步跟上,以做压阵,待敌军倒卷冲击大营之后,你五百重骑才能冲阵!
另外,记住了,此一战,只求击溃,不求杀敌,尤其,无论如何,不能伤了安禄山的性命!”
牛佐一愣,还要再问,却听得谢三郎一声厉喝。
“快去!”
牛佐无奈,只得领命而行。
不多时,汜水关大门洞开,一千轻骑,五百重甲,共计一千五百淮南骑兵,已然鱼贯出城,按照谢三郎的命令,在牛佐的率领之下,轰隆隆直扑叛军大营而去。
小智看着淮南铁骑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只能隐约听到喊杀之声,却也看不到具体的战斗了,再次眺望,只能看到叛军大营之中渐次亮起灯火,知道牛佐等人截杀叛军形成倒卷,却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冲击到安禄山的大营,小智不由得转向了谢三郎。
“三郎,为何严令佐大哥莫要伤了安禄山的性命?”
谢三郎眺望战场,也跟小智一样,不过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在夜色之中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与其满心担忧,倒真不如跟小智聊上两句。
“以前就说过,十万叛军,全部维系于安禄山一人身上,他在,十万叛军就都在,他不在,十万叛军必然分崩离析。
现如今河北一地还在叛军的统治之下,如果让叛军分崩离析的话,必然侵扰地方甚巨!
与其这样,不如暂时留下安禄山的一条狗命,等到扬州舰队取了范阳之后,在给叛军来个关门打狗,争取将他们全部包围一举成擒!”
小智点头,谢三郎不是今天才说这个,而是从一开始就给汜水关的所有守将灌输这个想法,说到底,还是要考虑对河北一地百姓的影响。
不过……
“既然如此,今天这一仗……”
小智就有点不明白了。
事实上,谢直构建了汜水关的整套防御体系,一直以来对叛军都采取的守势,但是汜水关中真正的高层都知道,其实淮南军如果真想出城作战的话,不敢说屠尽十万叛军,也至少能够正面击溃,别的不说,淮南军最习惯使用的火药弹,自从开战一来,根本没有投入使用,就一直封存在汜水关的库房之中……
让小智不明白的是,既然已经足足忍耐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为何继续忍耐下去,反而抓住了汜水关前五千叛军士气崩溃的瞬间战机,直接发动了雷霆一击?
面对小智的疑问,谢三郎却不得不苦笑面对。
“非所愿尔……一句话,形势不同了!”
哪里不同?
扬州舰队,情况不明!
按照约定,扬州舰队八月初就要杨帆出海,在出海之前,要派人前来汜水关向谢三郎汇报情况,并且拿着专门的军事计划,请战!
结果,今天已经是七月二十九了,再等到天亮,就是七月三十,也就是七月的最后一天,扬州舰队还了无音讯,由不得谢三郎不担心。
“所以,我必须要打这一仗!”
为啥?
優秀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起點-第678章 金!破營!鑒賞
因为在他防守反击的策略之中,扬州舰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他说服天子和朝廷,都提到了扬州舰队,也都提到了“八月初”这个具体的时间节点。
现在扬州舰队如果出现了问题,他必须拿出备用的方案,来给天子,给朝廷安心。
或者推迟反击的时间,八月中旬,扬州舰队再出发,也来得及……
或者向天子,向朝廷“展示肌肉”,看,即便没有扬州舰队的配合,就凭汜水关的三千淮南铁甲,也足以击败、击溃,甚至击杀安禄山!与原来的方案相比,区别,仅在对河北一地影响的大小,而不在是否能够平灭安禄山的叛乱!
今天这一战,就是谢直在“展示肌肉”!
说白了,他就是要告诉朝廷告诉天子,谢三郎足以平叛,你们就老老实实等着就行!
却说王二蛋。
他见机早,为人又鸡贼,在淮南军偷偷出城还没有发起攻击之前,就把黑山不剩余的二十六名青壮聚集到了身边,等到淮南军正式开始攻击的时候,他早就带着黑山部的青壮跑了……
在他的带动下,五千叛军全线崩溃。
这个时候,又显示出王二蛋的鸡贼来了。
控制速度,跑慢点!
就这么夹杂在五千叛军之中,慢慢地跟着跑。
果然,一跑到大营门口,鸡贼的效果就显现出来了。
跑在后面的叛军,要拿后背去面对淮南军的攻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跑在前面的叛军,在大营门口被阻挡了脚步,蜂拥而上的时候,守卫大营的叛军,竟然泼洒出一阵羽箭,将大量逃亡的叛军射到在地。
汜水关前的叛军怒了,都不用身后的淮南军驱赶,就这么直愣愣地撞击向大营的营门。
一来二去,竟然真的被他们动摇了大营的守卫!
而在此时,一直拖在淮南军最后面的五百铁骑,动了。
冲锋,向前,挥臂!
淮南铁甲的主要远程攻击,从来都不是弓箭,而是火药弹!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响之中,淮南铁甲,踏着火焰,冲进了叛军大营!
营破了!
其余淮南轻骑,顾不得从汜水关前逃亡回来的那些叛军,追着五百铁甲的脚步,一路冲杀至叛军大营之中!
在整个过程之中,王二蛋麾下的黑山部,竟然无一人伤亡!
“二哥,下一步,怎么办?”
说话的,是三蛋,黑山部的一名青壮,乃是王二蛋的堂弟,他现在对王二蛋敬若神明,能够带着全族青壮,在上万人的战场上毫发无损,哪里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顺着黄河走,去大营左侧营盘!”王二蛋早有计较。
“为什么去那里?”
“大营的战马都养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