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樓乙笔趣-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 回心轉意閲讀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楼乙很认真的看着火鸿翎,对方眼中杀意仍未消退,有些愤怒的开口说道,“你说!”
“既然如此,那么晚辈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楼乙对其说道。
楼乙说话非常直接,首先便点名了他与外面这群暗影殿之人勾连在一起,其结果便是死路一条,火鸿翎当即驳斥他,说他们之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最终火云宫还是会落入他的手中。
楼乙笑其幼稚,白活了这么大的年龄,这引得火鸿翎极为震怒,数次想要动手不想与之纠缠,但楼乙接下来的解释,却让他无言以对。
楼乙给他详细分析了对方的意图,可谓是句句直戳要害,火鸿翎的脸色也是从最初的不服气,到最后的无言以对,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楼乙其实说的很透彻,无天阴陀就是用来毁灭火云宫,不然怎么用来震慑人界的其他顶尖势力,怎么能够起到敲山震虎,杀鸡儆猴的效果。
恐怕这次那个暗影殿的领军之人,目的就是利用火云宫的覆灭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让原本已经覆灭了的暗影殿再度能够屹立在人界之中。
还有一点就是火鸿翎曾经反驳楼乙,说那帮人没有理由欺骗他,而且这么做也会让火云宫与之玉石俱焚,对对方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楼乙却告诉了他自己的一个假设,就是因为这个假设,才使得火鸿翎进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楼乙并不知道乌云教主左慈正的真正身份,他只是透过这次事情来分析了一下局势,他告诉火鸿翎对方似乎对火云宫有着极深的仇恨,从各个方面的动向来看,对方似乎都欲将火云宫彻底的毁灭。
他告诉火鸿翎,他不清楚对方究竟缘何如此痛恨火云宫,想来是两者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恩怨,正是这个让火鸿翎陷入了沉思之中。
作为火云宫的真正骨干,又是仅次于火临渊的存在,他也是最清楚其中缘由之人,想到了左慈正他恍然明白了什么,沉默良久之后,喃喃自语道,“不会吧?不会吧~!应该…不会吧……”
他的声音从反驳到怀疑再到自我否定,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内心非常的复杂,而且脸上也慢慢挂上了痛苦无比的神色。
他身上的杀气在消退,同时一股哀伤的情绪涌了上来,老者扑通一下跪倒在了他左侧神龛上的牌位前,看得出来这些应该都是他们一脉的先人或是战死死去的火云宫修士。
火鸿翎留下了两抹懊悔的泪水,他干嚎道,“我…我难道全都做错了吗?我难道要成为火云宫的罪人了吗?我没有啊~没有!”
火鸿翎激动的全身发抖,用脑袋猛地撞向地面,整个大殿都是以特殊材料制成,其上皆有特殊阵法结界护持,这火鸿翎很明显是想要以死谢罪,但若是他真的死在了这里,那事情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楼乙连忙出手阻止对方,火鸿翎见被其阻拦,等着猩红的双眼冲其吼道,“让我死,我愧对火云宫的列祖列宗!”
楼乙冷眼看向他,开口问道,“您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您的那些族人们要如此自处?您又想陷晚辈于何地?”
火鸿翎浑身一震,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他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双眼瞬间失了神,楼乙等其情绪稍稍平复了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事情还有所转圜,就看您如何去抉择了……”
火鸿翎抬眼看向他,眼神充满了绝望跟失落,他没有开口说话,看上去意志已经消沉了,楼乙对其说道,“前辈,无论如何火云宫都是您的家,无论是您还是火临渊前辈,你们永远都是一家人,血浓于水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我之前曾经对您说过一句话,您的决定正在抹杀掉您一脉之人的希望,而我现在要说的是,您现在的决定,有可能会再度将希望给赢回来!”
火鸿翎又看了楼乙一样,张了张嘴问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就不用给我画饼了吧……?”
楼乙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您从一开始就搞错了一件事,导致了本末倒置,将希望变成了末途,而现在若是即时悬崖勒马的话,兴许一切都还来得及!”
但是火鸿翎对于楼乙的说辞,根本就不信任,他本能的认为这是楼乙在给自己画饼,是想要利用他去给火云烈当枪使当炮灰用。
但接下来楼乙所说的话,却让他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楼乙先是直接点破了火云宫的权利分配现状,然后让火鸿翎自己来分析,火烽焯究竟是否真的对不起他们这一脉。
楼乙猜测火鸿翎之所以会跟暗影殿合作,恐怕是心理上受到了对方的蛊惑,而且这无天阴陀的力量极为邪恶,极易扩大人内心的杂念跟欲望,正因如此他要将一切事情摊开来说,让对方自己认清楚现实。
楼乙又从传承上来给火鸿翎做分析,火云宫从创立之初,便是火鸿翎一脉来执掌,之后陆陆续续轮换了数次,每一次的交接都是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上过渡的,而唯一的例外其实就出现在了火临渊的身上。
火临渊的出现可谓是一鸣惊人,他也是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任宫主,之后便将位置传给了火烽焯,而火烽焯此人虽然并没有多么的惊艳绝伦,却是这大半辈子为了火云宫鞠躬尽瘁,这些其实火鸿翎也都是看在眼中的,而现在唯一的症结是出现在了火云烈的身上。
火云烈自由天赋異稟,是火云宫这么长久岁月以来,唯一能够掌控三昧神炎之人,自然而然的下一任宫主的最有利存在,但这也引得火鸿翎这一脉极大的不满,若是再出现一个火临渊,那么他们自己这一脉将何去何从。
楼乙在点破了这一切之后,看到了火鸿翎脸上明显的异样之色,便知道自己的话点到点上了,他接着话锋一转告诉火鸿翎,火云烈是绝对不会接任火云宫宫主一职的。
此言一出顿时令火鸿翎极为震动,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楼乙,大声说道,“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楼乙很平静的对其说道,“我跟烈兄乃是过命的交情,他亲口对我说的,我们还约定了要一起踏上天外天,去更为广阔的世界,不仅是我跟烈兄,闻剑阁的李闻风,栾天宗的栾悦风都已经答应与晚辈一道踏上天外天,您好好想想待在这里不过坐井观天而已,我烈兄天纵之才,又岂会在这浅滩甘心卧一辈子?”
火鸿翎直接怔住了,他恐怕直到现在这一刻才想到这个问题,而火烽焯膝下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自从其妻死于意外之后,火烽焯便再无续过弦。
火鸿翎的脸上露出了懊悔的神色,捶胸顿足道,“我糊涂啊,我糊涂啊!我被猪油蒙了心,我被巧言令色迷了心眼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