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道人賦討論-第一百五十三節 苦盡甘來熱推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却说一见陈景云破关而出,众人立时欢喜无限,纷纷扑倒尘埃大礼拜见!
其中有说恭喜师父修为再进的,有说贺喜师祖炼宝功成的,还有埋怨师父今次闭关太久的,灵聪兽则是早都一头扎了过去,那副摇头摆尾、蹦跳撒欢的样子直与乡间土狗无异。
看着倏然间就立在众人身前的熟悉身影,纪烟岚眼中全是笑意,无它,只因陈景云的两鬓处已经不再霜白,想必是当年与天机子一战时折损的本源寿数已经补了回来!
聂婉娘的感觉又自不同,她如今的修为已经到了八转中期,因为功法相同,所以更能在细微之处有所发现,在她的眼中,陈观主立身之处已然自成天地,举手投足之间都有无穷的道理!
后山上的卫九幽放下了手中的灵茶,慨叹一声之后就把茶杯换成了酒盏,似陈景云如今的境界,她当年只差一步就能到达,可惜天意弄人,只是那场破境天罚就叫她险些魂飞魄散!
“哼!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小子居然真的就这么消无声息地到达了造化之境!天理何在!”
舜易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气哼哼地坐在卫九幽对面,似乎是对没有天雷来劈陈景云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卫九幽闻言白了舜易一眼,将一个酒葫芦丢了过去,看样子是打算与舜易来个一醉方休,舜易自然来者不拒,两人相视一笑,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期许之意。
此时的陈景云亦是感慨良多,他也没有想到今次的炼宝竟会连带着将修为也一并突破了,三十三载闭关苦修,其中的艰难与凶险实在无法与旁人言说,到最后更是骑虎难下,想要停下都难。
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如今随身秘境已成,他也终于踏足了黄庭九转境,就要到来的天地动荡再不能奈何眼前这些亲近之人,就连天意也并非不可抗拒!
含笑扫视了一遍跪在眼前的徒子徒孙,陈景云嘴里说了一句:“行了,哪来的这么多规矩?都起来吧!”之后便快步走到纪烟岚身前,将她怀中的小小婴孩接了过来。
“哈哈哈!小东西不愧是我陈景云的徒孙,一身先天混沌灵力居然如此精纯!师祖还要谢谢你呐,若非有你降生时的天地异象相助,师祖想要破开最后的迷障怕是最少还要耗费数年光阴!”
小家伙似乎极为喜欢陈景云身上的气息,居然“咿呀”了几句之后便安静地待在师祖怀中,聂婉娘想要上前接过时,竟还哇哇大哭,一时引得众人啼笑皆非,都说小东西是个势利眼。
“这孩子生而不俗,将来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今日又恰逢你这当师祖的出关,正好就把名字给取了吧。”纪烟岚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轻轻地在婴孩粉嫩的小脸上划过,眼中满是慈爱之意。
陈景云闻言大觉有理,他乃教书匠出身,自负满腹经纶,这个徒孙又跟他有大缘法,因此在取名一事上自然是当仁不让。
于是便煞有其事地抱着婴孩开始踱起步来,丝毫也不理会聂婉娘与彭仇等人古怪的眼神。
如此过了许久,陈观主似乎福至心灵,双手把徒孙举在高处,笑道:
“小家伙天生百脉俱通,只需将体内积攒的灵力纳入中下两个丹田,便可以达到武道之体小成之境!
这等资质亘古少有,便是比之传说中的谪仙降尘亦是不遑多让,不如就叫他聂谪尘吧!”
此言一出,聂婉娘等人尽皆松了一口气,纷纷出言拍马,自家师父的起名本事实在一般,这已经是众人心中的共识,聂婉娘的道号还好,“忘忧”二字多少沾了些出尘之气。
像聂凤鸣和程石等人的“无惧”、“磐石”、“知著”之类,居然没有一个统一的辈分名号,众人更喜欢被人以“二爷”、“三爷”这样称呼,这怕就是最大的原因。
不过今天还行,“聂谪尘”虽然叫着有些拗口,但是寓意上佳,陈景云将徒孙比作谪仙降尘,想必心中对这孩子有着莫大的期许。
众弟子的拍马逢迎令陈观主心怀大畅,又自说笑了几句之后,才把目光投向了缩在柴斐身后的余骨,招手言道:“丫头过来,看你的血脉与修行路子,该是舜易老哥的弟子吧?”
被评为闲云观四害之首的余骨,此时乖巧的就像个鹌鹑,扭扭捏捏地上前见礼道:“余骨拜见师叔,师叔功参造化,呃、还有法力无边!”
磕磕绊绊的一句祝词把众人听的尽皆失笑,陈景云也自莞尔,笑道:
“不用多礼,今日师叔有事,就不考教你了,你那小气师父想必还没有赐给你合用的灵宝吧?回去想想自己需要什么,师叔得空亲自为你炼制几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余骨闻言大喜过望,此时也不拘谨了,欢喜言道:“小骨谢过师叔!师父早就说了,说我的一身灵宝全都落在师叔身上,让我到时候尽管狮子大张口哩!”
此言一出,众人立时轰然大笑,只有后山凉亭中正与卫九幽拼酒的舜易被灵酒呛的够呛,咳嗽了一阵之后便开始大骂余骨是个孽徒!
……
一日之间,闲云观里发生了两件大喜事,之后自然少不了一场举宗大庆,不过陈景云却并未参与其中,三十多年不曾祭拜恩师,今日功成出关,自然要到灵猿子陵前显摆一番。
之后半个月里,伏牛山上下到处都是归宗参加庆典的闲云观武修,不过众人只知此次大庆为的是庆祝观主出关和聂二爷得了一个麒麟儿,却不知陈景云今次的闭关所得。
在灵猿子陵前絮叨了足足三天,其间把进阶九转时的凶险夸大了数倍,之后便说自己是如何的气定神闲、从容应对,最终化险为夷。得意之下自然要与恩师对饮,实则大半灵酒都装进了他的肚子里。
醉醺醺地下了辰翠灵峰,见一众闲云观核心人物全都呜泱泱地聚在后山,陈景云哈哈一笑,便自眉心处摄出了一枚似是交织着无穷道韵的玄奇宝珠。
把珠子望空一抛,再掐几个指诀,便见一道五色光门凌空显现,而后就听陈观主得意言道:
“此宝一炼三十载,功成之后,内中非但别有洞天,更是蕴含了造化、混沌、阴阳、五行等等诸般至理!哈哈哈!你等且都随我入内同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