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40c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驚變,梟雄末路! 八推薦-k7m4k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坚守!”吕布是魏军的居中大将,他的军令如同一座山,压下来了,让各部的魏军将士的都迅速的形成了防御。
“御!”
“御!”
堆土而成墙,一丈之高,外有木栏横跨,形成了一道简易的防御工事,但是注意可以阻挡大军冲击了。
魏军将士列阵,形成一个个半弧形的防御战阵,铁盾在外,长矛夹中,弓箭手在后面的接应。
末世求生记
这是非常普通的防御军阵,但是非常实用。
“杀!”
“冲进去!”
“击破眼前之阵!”
“河北的儿郎,随我冲锋!”
周军的士气还是有的,毕竟目前来说,他们陷入重围的消息并没有传开,所以他们还有胜算。
哪怕这些都是一些青壮,可袁绍征召而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有一些百战老兵带着,多少有了战斗力。
而且青壮是有血勇之气的,冲锋陷阵,最重要的是一股血气,血气不崩,勇气不破,前路无惧。
轰轰轰!!!!!!
一次次的冲锋陷阵,如同一阵阵的巨浪一样,惊涛拍岸,狠狠的击打在了魏军的防御战线之上。
而且这是一方平原,直面战线会约拉越长,周军的兵力出击最少有十万之多,形成一个个方阵,五百人一个方阵,都足够有二十余个方阵的。
这样平面推过,能横跨战线数里,直扑而来了。
“好凶猛的冲锋!”
观战台上,曹操用望远镜凝视前方,望远镜这种东西,中原没办法迎战,倒是已经可以缴获了。
毕竟明军已经在普通军官基层上的普及了这一个装备,所以魏军缴获了一些,但数量不足,也就是一些大将配置,而且视为珍宝。
他们也在凑工匠想要防止,但是那些的凹凸的玻璃镜片,并不好做,琉璃倒是能代替,只是的琉璃好看归好看清晰度不足。
所以曹操对西南牧明是非常忌惮的,牧明层出不穷的小玩意,却在不断的增加军队的战斗力。
这让他非常头疼。
不过这东西在他手上,自然也是爱不惜手的。
他通过望远镜,仔细观摩战场,而且他看到了袁绍,但是袁绍却看不到自己的,这种感觉,非常爽啊。
“袁本初,困兽而斗,孤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勇气!”
曹操最了解袁绍。
他知道,袁绍有能力,有城府,也有野心,但是缺乏的恰恰好是世家子最缺乏的东西,那就是鱼死网破的勇气。
他就是想要知道,这时候被逼到绝境的袁绍,到底还剩下多少勇气。
如果他能在这个战场上撑住三天时间。
算是的他有勇气,接下来就是谈,走肯定不会让他走了,顶多不杀他,软禁一辈子的,给他留一条命就是了。
对于斩杀袁绍,周军十万将士,他更加在意了。
当然,如果袁绍撑不住,先逃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好对付了,群龙无首之下,收编将士不要太容易了。
“做大事而惜身者,袁本初是也!”郭嘉站在旁边,手里面也是一个望远镜,盯着前方,道:“他没办法翻盘了!”
以郭嘉的角度而言,这时候袁绍唯一能翻盘的,不是坐镇指挥台给予众将信心,而是直接杀出去,身先士卒给予众将勇气。
这是唯一能突围的机会,也是一个九死一生破釜沉舟的机会,然而他破釜沉舟了,断绝了自己的退路了。
却在关键的时候,惜身了。
袁绍的破釜沉舟,只是战略上的表示,然而在作战的时候,终究是惜身了,恐惧了,所以他永远也成为不了的西楚霸王。
如果是西楚霸王被逼到这个境地,反而是一件好事,这样才更给他机会,他有绝地反击的勇气。
袁绍没有。
“不要小看袁本初!”
曹操不是很认可这话,他笑着说道:“袁本初的能力还是有的,缺乏一些勇气而已,不过作为世家长大的人,他的勇气早就已经在世家的层层压制之下,失去了,如果他有足够的勇气,当年袁公路根本连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他看着前方,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但是人,总会变的,我们不能以过去的袁本初来衡量如今的袁本初,你又怎么不知道,他是在蓄势,拼死一击呢,如若他亲自下场,必会给我们带来非常简短的压力,毕竟他们的兵力,是我们的两倍之多!”
“大王,现在不说兵力,地理优势足以压平兵力之差距,他能不能突破我们的防线,最主要的还是放不放的开,我赌他放不开自己的性命!”
郭嘉笃定的说道。
“那孤就和奉孝来一局!”
曹操微微一笑:“孤所认识的袁本初,还是有一些魄力了,孤赌他不逃!”
“若是臣侥幸赢了大王,大王得应臣一事!”
郭嘉道。
“没问题!”
曹操点头,然后道:“若孤胜了,那奉孝日后得答应孤,需好好保重自己,不可强逞损了生机,孤还需要奉孝,大汉也需要奉孝!”
郭嘉心中暖暖的,世人皆言曹孟德生性多疑,难以相信人,但是他知晓,那只是曹孟德身居高位的无奈而已,曹操信他,如同手足,岂能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战场上兵器交击,声音如虹,喊杀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方圆数十里,仿佛都成为了无间地狱的厮杀之境。
“不能僵持下来!”
张郃是一个有能力的大将:“韩德何在!”
“末将在!”
年轻的将领走出来了。
“本将命汝部,立刻进击,重骑兵唯一的作用力,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正面撕开一道缺口!”
张郃冷声的说道。
韩德是一员非常年轻的将领,但是深的张郃信任,他麾下有八百重骑兵,是张郃麾下最耗费钱财的兵马。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这时候,是时候派上用场了,只要重骑兵从中间直接撕破一道口子,那么整个战斗攻势,就会取得突破。
十万兵马,如同长江大河,泄洪而下,必能冲破眼前这堤坝。
“诺!”
韩德领命。
他率八百重骑兵,每一匹战马都披上了铁甲,每一个将士身上都是厚重的战甲,凝结成军阵,就好像一座巨山在冲击过去了。
“杀!”
韩德的重骑兵正面冲破了魏军两道防线,所到之处,魏军防御战阵直接被巨力给的冲破了。
“重骑兵?”
居中统战的吕布也发现了,这要是被撕开一道口子,虽说也能拦得住,但是必然会造成魏军巨大伤亡。
这一战,他们的目的是以最少的伤亡而拿下这一战,所以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他们的破网。
“高顺!”
“末将在!”
“命陷阵营顶上去!”吕布低沉的说道:“不惜一切代价,挡住他们,决不允许他们破阵而入!”
陷阵营,也是重甲战营。
泡沫之夏2 明晓溪
以重甲挡重甲。
就看谁更加的头铁。
在战场上,所以而我战略战术布置,都需要有一个根基,那就是绝对的战斗力,如果没有战斗力,那就是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战争,算计只是一方面,真正来说,是需要厮杀的。
“诺!”
高顺亲率陷阵营杀上去了。
“命左翼的管亥,立刻向东北方向,推进三里,给我把合围战阵给的拉紧了,我要限制周军主力的攻击方向!”
吕布变阵。
“变阵了?”
战阵上的动向,一下子引发的张郃的犹豫,张郃是一员出色的大将,但是他也是有缺点的。
善于谋而不善于断,这就是他没办法成为一个主帅的原因,只能独当一面,没办法的统帅全局。
若非如今周军之中,仅存如一,他张郃也很难成为主帅,鞠义,颜良文丑,都做的比他好,甚至高览在这方面都会比他好。
不过如果他和高览联手,倒是能统帅全军,因为高览比较果决,只是缺乏指挥能力而已。
憐娘 水陌
“将军,我们变吗?”一个副将拱手询问。
“等!”
這是壹個遊戲 mijia
张郃想了想,道:“吾要看看,我周军儿郎,能不能突破中间的防线,只要撕开一道口子的,他们不管怎么变,都挡不住我们杀出去的道路!”
“是!”
众将点头。
但是韩德却遇到了对手,他的八百骑兵很强大,但是兵力太少了,面对陷阵营数千主力的防御,两次冲击,折损了上百主力,却没办法冲出去半步。
这让韩德非常苦恼,他恼羞成怒,亲自上阵:“杀过去,撕碎他们,冲!”
“冲!”
“冲!”
網遊之壹槍飆血
韩德部下乃是乡党成军,对韩德军令听从如一,这时候韩德的冲锋,引发了他们的不惜一切冲锋。
隐世高手在都市
“变阵,放进来打,前以铁盾铺路,中以铁矛成林,左右两翼形成墙,压制他们!”
高顺作为老将之中的老将,战斗反应可是的比韩德不知道高多少倍,他感受到了韩德的狂躁,立刻就变阵了。
“轰轰轰!!!!”
韩德的冲锋之下,数百重骑兵连人带马直接被陷入了整个陷阵营的核心地带,周围迅速的被陷阵营形成了一座的铁墙壁,然后压制回来。
骑兵最怕的是什么,是没有冲锋的时间和地方,被压在中间,骑兵连最基本上的战斗都没办法爆发出来了。
铁矛迅速的从一面面铁盾缝隙之中的插出来了。
囚寵契約妻:毒戀冷血總裁
“啊!”
“快退出去!”
韩德麾下战将纷纷中了长矛穿插,一声声的凄惨叫声传出来了。
半个时辰的时间。
韩德部下八百骑兵,战损六百余,剩下一百余,连带韩德,皆成为了俘虏。
“空有莽力,不会善用,非老将,年轻的将领,在战场上,不要逞能!”高顺冷眸扫了一眼被三四个陷阵兵卒给压住的韩德,冷笑的说道。
如果这是对付明军,肯定就不会这么容易,可惜,周军主力都在雒阳战场上折损精锐了,这些年轻将领,空有战斗力不凡的重骑兵,却不懂得善用。
对于高顺这样的精锐大将的而言,无疑就只是送经验而已。
重骑兵的失利,让远处统帅周军主力的张郃面容更加的阴沉,自己的部下精锐,却不堪一击。
他的心中,有一抹苦涩。
如果昔日河北众将皆在,那是大将如云,所向披靡,或许他也不需要这么辛苦,可如今,死的死,逃的逃,叛变的叛变,河北已无将也。
“将军,怎么办?”
有人感觉到战场上僵持战势之下的恐惧了,这样下去,周军主力别说突围,恐怕会先崩溃。
年轻的将士血气可以,但是血气只能维持一时,缺乏耐力,一旦出现巨大伤亡,立刻就会崩溃战意。
“鸣金,收兵!”
张郃深呼吸一口气,他麾下重骑兵没有了之后,他更感觉不到今天能突围的希望了,无奈之下下令。
“铛铛铛!!!!”
战鼓声消停下来了,鸣金的声音响起,周军主力开始往后面的退回去了。
魏军也不追击。
这时候如果追击,的确能斩获一些战果,但是也等于会被周军主力拖出去打,这样会加大魏军战损。
魏军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死守不出,消耗周军的士气,拖死周军主力的斗志。
……………………
夕阳之下,官渡战场上,硝烟弥漫,血腥味冲天而起。
一场大战之后,以周军的鸣金收兵而结束,两军之间恢复对垒十里的局势,局势依旧紧张,但是对于将士们,反而显得轻松了一些。
没有开战之前,他们是恐惧的。
开战之后,他们多少是松了一口气,有一种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的气概。
姻谋天下 羊角篦子
这是大多将士在历经战场之后的心态。
当然,真正临战的时候,应该恐惧的,还是要恐惧,毕竟生命是非常可贵的,任何人面对生死存亡的时候,都会有本能的恐惧。
只是老兵会沉着应对,新兵会慌乱起来而已。
今日战场上,其实双方之间,不管是周军还是魏军,都并没有占据太大的优势,周军大多是新兵没错。
但是魏军也不见得是精锐,在宛城战场上,被明军杀的血流千里的魏军,说老实话,也没有多少精锐主力的。
不过有一点,魏军是占据优势的,那就是防御阵势稳固,相对于周军冲锋阵势,伤亡起码少几倍以上。
而且历经一战,魏军将士在成长,而周军主力的将士们却因为战损太多而慌乱,双方之间的距离就会拉开。
战场还是要收拾的,挂起免战牌,双方派出一些的兵丁民夫却收尸,这是战场的规矩,千年流传。
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很快已经入夜了。
夜幕之下,战场很寂静,甚至寂静的让人感觉有些可怕,数十里的战场,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声音,那种可怕,让人心慌慌的。
魏军主营,吕布依旧站在烽火台上,他盯着前方,低沉的道:“传令各部,保持防守,不可放松,上半夜和下半夜分开来休息,最少保持一般的兵力警惕敌军夜袭!”
“诺!”
叠爱
各部将领拱手领命,迅速去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