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cb1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一十七章 封鎖印記相伴-ghdad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血雾中没有丝毫时间流动的迹象,夏萧也不知过去多久,可憋着一口气,始终盯着黑煌。她以手指弯曲这等小动作控制着冲击烙印的磅礴魔气,稍微操作不当,或魔气被烙印中的元气强太多,就会将夏萧碾死,但一直小心翼翼的把控又令这场摧枯拉朽的对峙过长。夏萧夹在中间,于坚忍后问:
“还没好吗?”
“急什么,稍不注意,你的小命就没了。”
界变两生 果冻兄
楚雲瀟雨 夢歇無言
夏萧自然知道危险,若那魔气冲来,自己肯定会变成渣滓,可一直拖下去也不见得安全。但他只有等,最后闭目养神起来。
黑煌觉得夏萧有些狂妄,以人类修行者尊境曲轮十五圈年轮的实力,不可能在这股压迫前这般从容。夏萧右臂已无,肩头和左臂,以及双腿都有被碾压扭动的倾向,虽不算强,可他如置身大海深处,四周压强那么高,随时能将其压成一滩肉泥。但他却闭起眼,显得很轻巧。
黑煌逐渐发现夏萧不是在逞强,因为他的呼吸已调整到一个非常好的状态,浑身元气和魔气虽说难以去冲击那烙印,可分散在身体各处,为其分担着这股压力。夏萧似在小憩,可魔气与烙印中元气的对峙,还是未能分出胜负。
黑煌已足够胆大心细,只是那股元气太过较真,她的力量稍稍增强一点,它也会随之增强。若魔气变弱,即便只有一分,也会被其外冲。她反应很快,及时改变魔气的强度,却一直难以将其压下。
在这种事情前,黑煌极为冷静,她帮先祖做了那么多事,知道如何权衡利弊,更懂得一些事着急不得。只是在感情方面,她一直拿不准主意,毕竟不是情感最丰富的人。就像她现在都不知道当初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拿起那个黑盒子,下次拿起时,又该抱有遗憾痛苦还是平淡的情绪。
魔气反馈来的艰难令黑煌回过神,即便那件事已困扰她很久,可当前还是专注于烙印的封锁。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行,看夏萧都快睡着的样,黑煌气不打一处来,痛骂道:
“历史终是抛弃你,在月上等死吧!”
论对魔气的操控,黑煌有信心和先祖比试,因此在面对那道烙印释放出的元气时,黑煌猛地收起所有魔气。
飞天 婊 子的心思黑煌大致能猜到一些,就算夏萧死,烙印也还在,所以无论夏萧生死,最终受益的都是她。因此,黑煌此时才这般致力于封锁,这已不是先祖交给的任务和帮夏萧那么简单,而是和她的首次交锋。
没有魔气逼近,烙印中的元气已缓缓收回。可在光亮尽散时,足以将夏萧洞穿的魔气猛地袭来,带着极强的波动逼烙印现身。可它还没释放出多少元气,已被魔气以绝对的优势压制。
寒門媳婦
牙关紧咬,夏萧觉得自己的背部压上了一座山。这座山还是火山,以极为夸张的温度炙烤他的后背,令其近乎被烤熟。可他依旧没吭声,只是目视前方,望着黑煌满是战意的痴狂笑靥,喝道:
“下!”
喝声罢,魔气当即将元气压下,在夏萧胛骨中成一扇形纹路,似恶鬼般的漆黑刺青。
“休息一会?”
“继续。”
黑煌就知道夏萧会这样,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免得刚被封印就被冲破。可若反过来,黑煌肯定不会将自己的性命这么轻易的交给别人。她不知夏萧在想什么,可夏萧习惯在死亡的边缘翻滚。
金行完后该木行,其实无关紧要,只是顺序而已,魔气对上任何元气都有优势。所以魔气继续以之前的方式压下,烙印虽受语尚言控制,可难以像她那么强,也没有灵智意识操控,因此再一次重蹈覆辙。
眼看就要成功,夏萧却咳出一口血,肩头似被山岳反复砸中,左臂和双腿的扭曲程度有些增加,本就破碎的裤子拧成一团,紧贴皮肤。
“怎么感觉变强了?”
夏萧咬着牙,吐字不清,黑煌回道:
“正常。”
夏萧心里骂娘,喘气声极为粗重,每口气喘出就难吸进。按道理来说,金行一被封印,就会少一部分元气反抗才对。可黑煌的解释令其脸色泛红且黑,想着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成肉饼?
“我说的封印金行只是切断语尚言通过烙印控制你的金行元气,没说烙印的力量会减弱。相反,一个通道被关闭,力量就会挤向其他通道,而且烙印的自我保护意识正觉醒。从现在开始,你将面对的,是四次极为夸张的压迫感,至于整体的封印可以不用管,前五封印成功,便能合五为一。”
夏萧慢慢低下头,似懂黑煌表达的意思。语尚言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无人知道,只有大致的概念,那就是伸手封印荒兽王雀旦,反手又封印起始大帝君泽,不知何时在夏萧身上留下的烙印,即便站在云巅之上的黑煌,都需要六重封印才能完全将其锁住。
这般力量难以言喻,不愧是摆脱大荒,走向其外世界的存在。若是其他时候,夏萧肯定会对语尚言生出尊敬之情,虽说她入了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但实力确实很强。不过现在一想,只有痛苦和咒骂。
肩膀疼到发麻,来两刀切掉几块肉夏萧都不会有察觉,他残缺的左手和双腿的皮肤表面渗出几滴鲜血。这是非人的折磨,黑煌都这么觉得,因为夏萧像根麻花一样不断被扭动,不知要到什么程度才能停下。
若是黑煌,肯定不会这么着急的下封印,但夏萧想早点离开且以后再也不回来。他的选择早晚会被时间证明是明智的,黑煌觉得他聪明,才这般专注,手指一蜷,魔气嗡然一声爆发,朝夏萧的背部再近几分。
烙印中的元气被碾压,似遇一生之敌,就要回到烙印中。
即便有五道环形魔纹的保护,夏萧背部也皮开肉绽,呈焦黑色。他嘴唇连连发颤,头晕眼花,像被放到油锅煎炸背部,此时已熟透。烙印只存在背部,令夏萧难以被炸至两面金黄,可悬浮在背部的漆黑刺青猛地落下,令元气彻底消失在背部。
木行封印完成!
幽冥的封印纹路与焦黑色的血肉相近,但不相同。无论是血肉模糊的后背还是被拧成一团的手臂双腿此时都缓缓放松,令夏萧有时间喘口气。看着黑煌,夏萧喘息时有鲜血从嘴角流出,但还是低声呢喃,道:
“这真臭。”
现在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时光只曾为你留(网络名《与你有关的事
黑煌眉头一蹙,越来越看不透夏萧,他是故作镇定还是真的这么冷静?
曲指,魔气涌动,但未立即发起水行的封印,而是令夏萧身边的血雾散开,而后一道波动扩散,令两人如处一崭新空间,没有半点血雾和恶臭存在。
晴天有情人
空间狭缝中的两扇门通通打开,一股冷风若龙游来,令夏萧终于能吸一口新鲜气。虽说冷气冻鼻,肺部也有点点不适,像身处冰冷的黑夜。可当前这点刺激只会令夏萧更清醒,而不是昏死在痛苦中。
“休息一会,下次程度会更强。”
这次黑煌没有商量,夏萧也极为老实的点头,
浑身元气猛地释放。顿时五行加持,模糊的血肉开始愈合,被拧到破裂的皮肤也开始恢复,只有凝固的鲜血还留在皮肤上。
“我可以用元气充满全身来抵挡那股痛觉吗?”
“可以,但你觉得以你那点元气,真的能抵挡住?”
鬥羅大陸之亡者幻境 玄囂作客
“你将我暂时放到这片空间外。”
黑煌照做,从擎天宗所在乾坤吸纳一身元气的夏萧归来时,将元气藏在体内,准备抵挡水行封印。
魔气于后背冲击,这次闹出的动静更大,空间都开始碎裂,道道裂纹极粗,其中有冰原罡风不断涌现。夏萧就在这等冲击带来的疼痛下调用着之前吸纳来的元气,可就算有它们,直露白骨的后背和近乎被扭断的手臂双腿也令夏萧浑身是汗。
汗在冷风中成了冰,黏在夏萧身上,令其更为狼狈,如从冰天雪地中走出。
几口热气呼出,夏萧半天喘不动气,但背后两股力量相冲产生的气浪令冰再次融化。因为体内有元气,夏萧左臂和双腿没有像之前那样被拧动,因为其中全是元气,经受得住强大的碾压。
夏萧放置后背的元气最多,可此时全被冲散,不留丝毫。但水行元气还算成功的封印完,只是在夏萧还没喘口气,准备火行的封印时,烙印中率先冲出一道元气,且向其他三道漂浮着的封印纹路而去。
“啧!该死!”
黑煌冷眸,若能用全力,不顾夏萧死活,她早就将烙印中的元气冲散,不留半点在人间,岂会给他反攻的机会?可它这么一反攻,问题就来了,那就是难以像之前那么快捷的将其封印,又将是一场拉锯战。所幸夏萧有之前吸收的元气,能坚持下去,可元气总能用完。
漫长的拉扯中,夏萧之前吸纳来的元气近乎用光,而后催动起元气之树和黑树,可当一切用完,火行的封印还是没有完成!